您当前位置:学习园地理论研讨
“交通肇事后逃逸” 还是“因逃逸致人死亡”
2018-10-18 10:00:50
江苏法制报

[案情]

犯罪嫌疑人李某某驾驶小型轿车在国道上撞到同方向王某某驾驶的电动三轮车,致王某某摔倒在路中央,犯罪嫌疑人李某某连车翻入路边水沟,李某某从车内爬出看到被害人王某某“还能动弹”,打电话给朋友时被害人王某某接着又被对面驶来的赵某某驾驶的小型轿车碾压,犯罪嫌疑人李某某弃车逃逸。事故造成被害人王某某当场死亡。犯罪嫌疑人李某某负事故主要责任,赵某某负次要责任。

[分析]

李某某的行为构成交通肇事罪无异议,但对于适用加重情节的“交通肇事后逃逸”还是“因逃逸致人死亡”出现了分歧。

第一种观点认为,事故发生后犯罪嫌疑人李某某并未立即逃逸,而是在被害人王某某被后续车辆碾压死亡后才逃离现场,李某某的逃逸行为与被害人王某某的死亡结果无因果关系,李某某的行为属于一般的“交通肇事后逃逸”。

第二种观点认为,事故发生后犯罪嫌疑人李某某未积极采取措施对被害人进行救助,导致被害人王某某被后续车辆碾压死亡,李某某的不作为实质上就是逃逸行为,故构成“因逃逸致人死亡”。

笔者同意第二种观点,理由如下:

一是犯罪嫌疑人李某某对作为义务的不履行属于逃逸行为。本案中李某某在事故发生后虽然没有第一时间逃跑,但其并没有履行“救助被害人的义务”、“保护肇事现场或报警的义务”等,故李某某对应当履行的义务而不履行就属于逃逸行为。

二是被害人王某某的死亡与李某某的逃逸行为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第一次事故发生后,李某某看到被害人王某某“还能动弹”,证明被害人还没有死亡。行为人逃逸后,被害人又被第三人的交通行为碰撞,后当场死亡。在第一次肇事者的逃逸行为与死亡结果之间介入了其他因素,属于第三人介入的问题。第三人介入能否阻断逃逸行为与被害人死亡的因果关系需要综合考量逃逸行为导致结果发生的危险性大小、介入因素异常性大小、介入因素对结果发生作用大小等。本案地点为车流量大的国道上,案发时间为足以影响视线的夜晚,被害人王某某被撞倒后停留在国道路中央,因此李某某的逃逸行为对后续碰撞具有较大的危险性。第二次肇事者赵某某只对该起事故负次要责任,故不能认为后续碰撞具有异常性。综合考量,后续碰撞行为不能阻断李某某逃逸行为与被害人死亡结果间的因果关系。

三是符合立法本意。从刑法和《解释》的意图来看,立足点在于鼓励行为人在发生交通事故后,采取积极措施对被害人进行救助。如果没有逃逸,那么被害人可能被救活,或者被保护不受二次伤害,行为人甚至由此不构成犯罪。